37、《我的菩提路(第五辑)》摘录


我的菩提路(第五辑)

【作者】林慈慧等合著
【出版日期】西元2019年7月31日
【书号】978-986-97233-9-8
【开本】32开
【定价】NT$300


书籍简介

书中详叙学佛一路之辛苦万端,直至得遇正法之后如何修行终能实证,现观真如而入胜义菩萨僧数。本辑亦录入一位明心后又再眼见佛性的实证者,文中详述见性之过程,并说明见性后的情况。古来能得明心又得见性之祖师极寡,禅师们所谓见性者往往属于明心时观见第八识如来藏具备能使人成佛之自性,即名见性,例如六祖等人,但非《大般涅槃经》中所说之“眼见佛性”之实证。今本书提供如是证量之见性报告一篇,以飨读者。


平实导师 序文

禅宗真旨即是实证第八识如来藏,于无生法忍中名为真见道,现前看见如来藏阿赖耶识之真如性。谓如来藏真实存在而可体验故真,亦谓如来藏性如金刚而不可坏,永无一法可用来坏之,由如是二性故名为真。又现见如来藏处于身中,于一切境界如如不动;比量观之,则有情来世下堕三恶道或生欲界天中享受福乐之时,亦定如如不动,于有情五阴身之受苦受乐悉皆不动其心,无始以来乃至未来无尽劫后悉皆如是,故名为如。合是真实与如如之性,故名真如;能如是观者,即名证真如者。除此以外,悉属生灭有为之法,别无真实而如如之性可得。

证真如者名为真见道位菩萨,面对二乘菩提及诸外道凡夫,此菩萨虽名圣者,然于大乘佛菩提道内明修习过程中仍未得入圣位,阶在三贤,故名外圣内凡之菩萨。谓菩萨真见道后,依无生法忍,仍有相见道位的非安立谛三品心必须修学,始能完成第一大阿僧祇劫进程,将满第十回向位;进而修学大乘四圣谛之安立谛十六品心、九品心,如是加行完成时成慧解脱阿罗汉,勇发十无尽愿而得清净其心,然后起惑润生方得入地,无生法忍中名为见道之通达位。此谓入地前之三贤位中,必须有三种现观:第十住位满心时眼见佛性所得之如幻观、第十行位现观七转识妄心犹如远处热沙地上热焰如水晃动之阳焰观、第十回向位常于定中、梦中亲见往世多劫之造业修福行道往事而得之如梦观。必须得此三观之时始能决定已满第十回向位证德,然后再次加行修证安立谛十六品心、九品心后,始有资格入地;违此,俱属大妄语业,未来世极不可爱异熟苦果不能免之,一切有学于此必须知之。吾接引众生学佛以来二十余年,常有学人在平实慈悲助悟之下得明心已,不思己身福德之未足、慧力之欠缺,而起大慢心,自谓已得究竟,别立僧团成就破和合僧重业已,而犹劝之不醒,地狱业种已经种下,报在来世,诚可哀悯,以故心中沉痛不得不言,实为憾事。

复次,眼见佛性亦属真见道,是于山河大地上眼见自己之佛性,遍一切虚空皆无不见;于他人、动物之身上亦得见自己之佛性,亦可于他人、动物身上亲见对方之佛性。而佛性与如来藏非一非异,不可言宣,纵为明心已悟之人说之,对方闻已都谓见性之人所说无误,但对方所了解之佛性毕竟不是见性之人所见之佛性。见性者知其闻言之后所知佛性并非自己所见境界,虽然极力形容而亦不免令其误会,诚难言宣,故说唯证乃知。眼见佛性之人,依于所见佛性之真实性,于山河大地上眼见佛性之际,所见之山河大地与众生之五阴即是虚幻,非因明心及断身见之智慧而知其虚幻;乃是眼见之际即已虚幻,如是成就如幻观,位在第十住,是诸多十住菩萨同有之现观。

至于地上菩萨眼见佛性者,除有十住菩萨之现观以外,其佛性境界能与众生心相应,当菩萨所面对之众生专注一心时;是故地上菩萨能感知众生往世与己是否有缘,是善缘或恶缘,大多能知;具有如是直接感应之功德者,方能谓已入地菩萨。至于诸佛眼见佛性者,具有成所作智,八识心王一一心、一一心所法,皆能与五别境心所法相应而能独立运作,亦皆与善十一等心所法相应,一切等觉位最后心之妙觉菩萨所不能知,成就如是功德者方得自谓成佛。然而如是不可思议境界,妙觉菩萨尚不能知;如是正理极深极广,末法时代一切表相大师所不曾闻,何况能知。以不知故,而有诸方假名大师、附佛外道宣称成佛,无间地狱乃至阿鼻地狱恶业肇始,竟然悉无所知,亦可哀哉。今说于此,盼诸读者有缘知已,得能转知一切大妄语者,以及其他被误导而误犯大妄语业者,普能速至佛像之前对众公开忏悔灭罪、求见好相,来世庶能住在人间继续行道,是所至盼。

至于证道之人,不论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师,确实证悟而且依经据论检查无误已,若当代无人误导众生同犯大妄语业时,只需弘扬正法即可,不必破邪显正;但若见有当代名师正在大妄语业中,也同时误导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语业时,则不应独善其身,为救被误导之佛弟子及误犯大妄语业之名师,应将彼等错悟名师所说错误法义加以辨正,由此破邪之作为即可显示正法异于邪法之所在,可免被误导之众生继续堕于大妄语业及破法共业中,亦救彼诸名师舍寿前对众忏灭大妄语罪,初不顾虑己身是否将因此广受诸方谩骂等人身攻击,方属深生悲悯之大悲心菩萨。兹因本书即将发行之际,有本会资深会员林慈慧老师已得眼见佛性;又监于初悟浅悟之人得我恩已,忘恩而造破和合僧大恶业,故造此序以表见性之异于明心及莫忘恩,冀其自思灭罪,来世庶保人身;如是至诚之语述已,即以为序。

佛子 平实 敬序
二○一九年夏分 序于松柏山居


内容试阅

见 道 报 告

一心顶礼本师 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西方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
一心顶礼大慈大悲 观世音菩萨
一心顶礼敬爱的导师 平实菩萨摩诃萨

弟子 吕艾伦
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记得我三岁的时候,把阿嬷藏在书桌里的一大把千元大钞从窗户往楼下洒,引来路边许多民众大家争先恐后的在地上抢钱,害得阿嬷损失惨重;当时被大人痛骂了一顿,不过总觉得自己没有作错什么,好像从小就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东西。

由于家父是外交部驻外人员,我四岁便离开台湾,跟随父母搬到法国住。刚上法国幼稚园时,完全听不懂老师和同学讲的话,唯一会讲的法语是跟老师说要上厕所。当时其他的小朋友都会欺负黑头发的亚洲人,我为了要让他们看得起我,所以非常的用功,上课每次老师问问题时都举手抢答。到了小学二年级时,老师说我三年级不必念了,可直接跳级到四年级。没想到升四年级时,家父被派到荷兰工作,幸好当地有法国学校,我的课业也可以衔接得上。

升国中时家父被调派回台湾,我被送到新竹科学园区里的中、美双语学校;在那里除了中文以外,念的全是美国教科书,同学们也都是美国人或从小在美国生长的华人,英文是他们的母语。我刚开始上英文课时都听不太懂,也无法和其他人打成一片,不过由于我很认真,一个月后英文成绩便成为班上第一名。在双语学校度过了快乐的四年光阴,英文的说、写能力打下良好的基础,使得中文、英文、法文都像是我的母语一样。

升高二时,家父再度被派遣到法国,这次我念的是巴黎的英、法双语学校,上课时都非常用功,过得很充实快乐。我十七岁高中毕业后,念了一年的大学预备班后考上了法国的一所高等商务学院研究所,暑假和课余时间还学了西班牙文和义大利文。二十一岁金融系毕业取得硕士学位,随后决定回台湾工作。

我的童年和青少年就在不断地适应不同文化和教育制度当中度过;回想起来真的很辛苦,不过那段经历也使我日后能自然的与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沟通相处、打成一片。我发愿要将世间法所学的知识和能力运用在护持正法上,这样之前的辛苦和努力才有意义。

回台湾之后,我进入金融业,目前在一家美商投资银行的股票交易部门上班。工作的环境注重多元化,平常跟国外的同事和客户有很多的互动;他们的十善业都修得不错,可是大部分的人却为了追求五欲而同时不断的起烦恼、造恶业;而这些享受又是短暂、无常的,为此造恶业真的很不值得。在这个行业里,人事变化无常,有些人叱吒风云,很年轻就当上主管,不过好像福报享尽后又很快的被换掉;由于观察到世间人、事、物变化无常,我感受到修行的重要性。

因为家父认识佛光山的师父,所以我回台湾工作期间便成为佛光山的义工。在他们的世界会员大会里,我曾负责会议的英文直译工作,也参与了许多佛光青年的活动,不过这些对我除性障以及法义上的进步丝毫没有帮助。花了很多时间在道场作义工,可是好像都是世间法上的攀缘。记得有一位佛光山的师父曾经告诉我“禅”的定义,“所谓禅,就是保持一颗欢喜心、善良的心、正面的心。”如今只希望佛光山的师父们和正法的因缘早日成熟,未来也有机会来正觉讲堂学习正确的佛法知见。

二○○七年Lily阿姨(赵玲子老师)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家母,鼓励我和家母到正觉来上课。因为她既热心又坚持,我们不好意思拒绝她的好意,于是我报名了当年十月开课的禅净班,亲教师是余正伟老师。余老师上课生动有趣,上了第一堂课,我就知道学习正法是我真正要走的路。

余老师上课时提醒我们 平实导师说过的话:“一个人心量到哪里,福德就到那里;福德到哪里,修行就到那里。”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另外,余老师曾说过,我们会知道要守戒律,是因为我们过去无量世都受过教训了,老师也很清楚的告诉我们受菩萨戒的重要。有时公司里的同事们会好奇的询问我来正觉是在学什么,我会简单的介绍给他们。希望透过我来正觉后,身、口、意行的改变可以让他人对佛法有正面的印象,有朝一日他们也可以吃素、修学正法。

工作之余我会参加英译组的工作,我发愿今生要努力将 平实导师的书翻译成英文,让西方人也有机会接触正法。另外,我们一定要让全世界知道,修双身法的“藏传佛教”并非真正的佛教,我们要阻止他们继续误导众生、残害众生。翻译时我抱持着很严谨的态度,对自己要求很高;由于我们要摄受很多的西方读者,因此一定要呈现最好的翻译品质。

记得 平实导师曾说过,“吃亏就是占便宜”,今生不计一切的为正法付出,来世会有很大的善果。我能够体会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在日常生活里也可以观察得到,很会盘算、自私自利的人,往往事与愿违,也很容易造恶业;相较之下,忠厚善良、乐于布施、不计较的人,表面上看起来不会为自己打算,实际上是最聪明的,因为他们常会遇到贵人,客户很喜欢他们,好像作什么事都很顺利,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同事。

二○一○年二月受菩萨戒当天,导师提醒大家要“不舍众生”。从 导师口中听到这四个字,我热泪夺眶,感觉很熟悉、很相应。受了菩萨戒之后,我天天努力的除性障,常常观照自己的身、口、意行,也养成常常在佛前忏悔的习惯。

二○一○年四月禅净班毕业后,我被录取参加禅三,欣喜万分,对 佛、菩萨和 导师充满了无限的感激。我知道这个机会很难得,一定要好好把握。禅三第一天起三法会请师的时候,我胡跪在小参室里,第一次近距离的仰望 导师,心里感到很欢喜;导师好亲切、好有摄受力。虽知道禅三期间要摄心、不要攀缘,可是我每次遇到 导师都忍不住的一直对 导师微笑;导师还知道我的英文名字叫“Ellen”,又注意到我的膝盖有受伤,让我心里高兴的不得了。禅三期间,我亲眼目睹了 导师爱护每一位弟子的大悲心,就像父母爱护自己的孩子,用种种善巧方便来帮助每一位弟子成长,真是令我太感动了!

由于我准备不足,并没有通过监香老师的考验;但是 导师说只要有菩萨种性,以后一定还有机会再来参加禅三,所以离开时我心里充满着欢喜与感激,并发愿下一次再来。

禅三结束之后,我感觉到自己的转变。以前喜欢的社交活动与时尚派对,现在觉得是在浪费生命,应该把握时间努力护持正法、培植福德才对。我人生的目标有了大改变:每天去上班是为了和众生结善缘,以及储蓄更多资粮来护持正法。我感觉到之前浪费太多时间在世间法上攀缘!因为佛教的正法日渐衰微,正法的命脉犹若悬丝,而我们很幸运能够值遇到大菩萨 平实导师出世弘法,因此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来努力护持正法、行菩萨道。

我进阶班的亲教师是陆正元老师。陆老师对学生非常的慈悲,又很平易近人,所以我很喜欢跟老师小参,每次小参对我都很有帮助。陆老师上课很精采,使得我的知见快速增长,每个星期五我都很期待去上老师的课。我发愿将来要用悲心来度化众生、永不舍众生。

除了努力除性障外,我平时也会忆佛练定力、抽空拜读 导师的书增加知见。在日常生活当中,我的同修善思师兄的菩萨种性、护持正法的决心也是我学习的典范。记得一年前某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偶然在捷运站撞见他正在努力的发正觉口袋书;当天是个周末,他不但没有出去玩,还卖力的在发书,我心里深受感动,也决定加入推广组发书。可能是我们过去世有很深的因缘,他的提醒对我都很有帮助,比如说福德要不断的累积,这样才有足够的资粮护持正法;还有平时不要乱花钱,要存钱来护持正法,这样来世的果报更大。此外,之前我以为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都要安忍,认为这样才能修安忍度;后来善思也提供了一些建议,告诉我有时也要用智慧来处理,因为一味的安忍却让众生不停的造恶业,对众生不见得有利。

二○一○年九月底,我们在世贸素食展推广 导师的书,真是难得的经验。那天有很多人来参观素食展,并且经过我们正智出版社的书摊。因为来往的民众很多,有各式各样的人,也让我可以学习如何去观察众生不同的习性,然后用不同的善巧方便跟他们介绍 导师的书。当天买书以及询问上课讯息的民众很多,令人高兴。

二○一○年十月五日我收到禅三通知,心中充满了感激与欢喜。禅三第一天的拜愿法会里,我抬头时刚好看到 导师慈悲的脸庞,想到 导师不舍众生的大悲心,我竟泣不成声。难得有机会能和 导师相处四天三夜,我们真的非常的幸福。导师开示时说,本梯次有将近一半的同修是第一次来参加禅三,因此 导师鼓励大家,能不能破参是急不得的,要随顺因缘,水到渠成。晚上是 导师普说的时间,也是我最喜欢的部分;我很仔细的聆听 导师开示的每一句话,努力的记住它们,把握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导师讲的每一则公案我都听得懂,心里非常的欢喜,迫不及待的等待第二天的到来,能和 导师小参。

第二天我进去小参室,导师很亲切慈悲的说:“Ellen,看看这一次你能不能过关。”我首先感谢 导师让我再度来参加禅三,并哽咽的向 导师承诺我会努力护持正法,以报师恩。随后我向 导师报告如来藏是什么,导师说我的答案正确;考了我几个题目之后,导师说我的答案正确,还说我的慧力不错。最后再考了我两题,并叫我回座位思惟一番。

禅三期间,我一直低着头摄心,常常到 佛前发愿忏悔,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保持柔软心、谦虚的心。我请求 佛、菩萨加持我能顺利的破参,我发愿要努力的将 导师的书翻译成英文,希望将来可以摄受东、西方人;或许有一天 导师能到美国演讲,我会努力提升自己的修行程度,希望我有机会当 导师的随行护法传译!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我还发愿,破参后会努力的除习气,会很爱护每一位众生。

到了第四天早上,我通过监香老师那一关,终于又能在小参室见到 导师了。导师考了我几个问题后,又出了笔试的题目。写完第一题后,我发现答案是用口头向 导师报告的;于是回座位写第二题时,因为迫不急待的想要过关,中文字写得很潦草,还有一部分答案干脆用英文回答比较快;没想到进了小参室,导师竟然拿我写的答案过去看,我赶紧的向 导师解释,我是在国外长大的,导师说:“我当然知道你在国外长大的,不然你怎么会叫作Ellen!”导师真的很亲切,感觉我跟 导师的因缘很深,好像已经跟着 导师修学佛法很多世了,真是幸运极了!

导师曾说过,破参是为了救度众生,这样破参才有意义;因此破参之后我感觉时间都不够用,护持正法都来不及了,没时间和朋友交际应酬。

敬爱的 导师,我发愿把握今生和未来世的每一生,尽我所能护持正法,广度众生,以报 佛恩、导师恩和父母恩!


回首页·目录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