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实导师答张晋荣辞职信

  编案:张晋荣先生请辞事件之说明及回应----

  由于张晋荣先生广发信件表示其请辞教职、退出正觉同修会,并提出若干法义质疑,为令同修了解实情,避免被其邪见误导,故 平实导师特为本文回应说明。

  张晋荣于2021/1/29夜间致信平实导师,请辞亲教师职事,其来信之第一段文字如下:
  

平实导师尊鉴:阿弥陀佛!

  讲堂于8月份时在课堂上播放会员大会光盘,后来有几位学员小参中询问琅琊阁议题,由于当时弟子不清楚,于是先告知学员于了解后会将结果向大家说明,请学员们先安住。但后来家里发生些事情,也一直没太多心思及时间去深入了解。直到11月底亲教师会议中讨论到琅琊阁议题,弟子清楚了讲堂针对琅琊阁议题的处理态度后,决定进一步进行深入研究,然后向学员说明研究结果。然而,弟子于研究中仔细比对经论,却意外发现以下重大疑点,基于身为弟子的责任及对于导师的情谊,弟子应将这些重大发现禀告导师,希望导师能够审慎思考。

  平实导师对此作了回覆,如下楷书文字:

  
晋荣:

  我同意您的辞职。
  佛法修学最怕以少知而认定自己全知,以所知不足故,便于佛法心生怀疑,以致退转,还自以为增上。今敬覆如下:

  平实导师评述:事实上自从平实弘法以来约三十年的时间,这类法难事件已经三起,这一回只是少数人由于英译平实的书籍,在事相上对干部不满而引生对法义的质难,希望将正觉同修会瓦解以后,令干部们只能离去,令其心头得以获得安慰;于是引生同一类人乃至后续某些人对另一部分事相上的不满而发难,这回张晋荣事件属于后者。

  但他并未先与平实讨论法义事相上的问题,因为他所提出的不是法义本质上的问题,属于法义上的事相问题;并且是在课堂上即打算先行告知正觉的学员,而非先与平实讨论,取得共识然后于课堂上公开。后因助教老师等人认为这样不合体制,加以劝阻,然后才以信件向平实请辞并提出质疑。

  张晋荣来信辞去亲教师职事时提出的理由,以下是原文(为免造成误解,故援引其原文):

  
一、是否符合入地菩萨条件问题

  (1)、依据《大乘入楞伽经》卷3〈集一切法品2〉,世尊明示,入地菩萨一定要蒙诸佛的两种加持。为令能远离魔业诸烦恼,为了令不堕声闻地故,为了令速入如来地故,令了所得法倍增长故,所以诸佛以加持力持诸菩萨。如果没又〔有〕经过诸佛的两种加持,彼菩萨便堕外道及以声闻魔境之中,则不能得无上菩提。所以,如来以加持力摄受诸菩萨。

  (2)、依据《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91,世尊明示,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无不皆依第四静虑,方便趣入正性离生。因为第四静虑才能让最初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也就是一定要证得四禅,才可能证会真如舍异生性,才可能入地。

  导师虽于《灯影》书中说明「戒慧直往」「戒定直往」两种入地菩萨情况,但弟子经过与多部经论比对后,事实并非如此。若有反驳说「因为过去世已入地,已得佛加持过,但此世证量只是尚未显发,实则已入地」,此种说法有大过失,譬如:众生过去世都曾经得过四禅,但此世四禅证量尚未显发,此众生此世可自称有四禅证量吗?显然不行。若是此众生未显发四禅证量前自称有四禅证量,显然是大妄语。此粗浅道理相信不难理解,因此,弟子于此提出经论证据及疑问,希望导师能反思自己是否有完全符合经论之入地菩萨证量发起,如果没有或是只有局部,则极可能已误犯大妄语等恶业,因果严重,劝请导师审思。

  平实导师对此以信件作了回覆,如下楷书文字:

  
一、入地的条件:

  1.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一切佛语心品〉:

  
佛告大慧:「为离魔业烦恼故,及不堕声闻地禅故,为得如来自觉地故,及增进所得法故,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咸以神力建立诸菩萨摩诃萨。若不以神力建立者,则堕外道恶见妄想,及诸声闻众魔悕望,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是故,诸佛如来咸以神力摄受诸菩萨摩诃萨。」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神力人中尊,大愿悉清净,三摩提灌顶,初地及十地。」[《大正藏》冊16,頁492,下24-頁493,上5。]

  这是说入地之时必定有佛加持,然我所说是入地的条件,不是入地时会有什么状况;若未有这些条件,不可能得到佛的加持;若有这些条件,自然得佛加持,不需再言之。

  2.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401卷~第600卷)》卷591:

  
「又,舍利子!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无不皆依第四静虑,方便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无不皆依第四静虑,方便引发金刚喻定,永尽诸漏证如来智,是故当知第四静虑于诸菩萨摩诃萨众有大恩德,能令菩萨摩诃萨众最初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最后证得所求无上正等菩提。」[《大正藏》冊7,頁1056,上11- 18。]

  这段经文说的是最后身菩萨证得金刚喻定成佛时,要依第四禅而证,以此为最胜故。因地之时,若能以第四禅而证则是最好,名为最胜见道;若无第四禅,则应有初禅(证三果)或二乘见道及大乘见道时应有未到地定作为支持;如是之理,根本论中说之已多,在增上班的课程中,您听过忘了吗?

  又,您所举的上述经文中,未曾说到大乘见道必须要先证四禅,您的所引成为引证不当。其他的众多经文中,也没有您所说的必须第四禅方能见道的经文,您可否再寻找经文来让我看一下?又禅宗祖师百人之中难有一人已证四禅,那么您认为他们都是大妄语人而现在住在地狱中吗?

  您所举此世比较过去世有无证得禅定的道理,与大乘见道或是否已得 佛的加持,不是同一个逻辑,不得据以为言。因为往世若曾被 佛加持过,即是加持过了,难道 世尊必须每一世都来加持?何况菩萨此世重新证悟后并非是在初地,而是更上,有必须或必要再劳 世尊前来加持吗?因为加持的事只在入地及十地满心位中,一次即足,不必重复多次,而其他诸地则都不必要,只有在七地时需要诸佛加持而入八地。

  我所说戒定直往与戒慧直往的事,只与意生身何时发起的事有关,无关于如是法义,不应引来申论是否必须第四禅方能见道的法义。

  张晋荣辞去亲教师时提出的第二个理由如下:

  
二、是否为玄奘菩萨再来问题

  导师虽没有明确说「自己就是玄奘菩萨再来」,但已于多次因缘明显暗示自己是玄奘菩萨再来。然而,有以下疑点:

  (1)、依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10:「弟子光等问:『和上决定得生弥勒内院不?』法师报云:『得生。』」,玄奘菩萨已得生弥勒内院听弥勒菩萨说法,兜率天一天是人间四百年,寿命四千岁相当于约人间5亿8400万年。所以,玄奘菩萨才投生到兜率天的时间大约四天而已,目前应尚在弥勒内院听弥勒菩萨说法,不太可能在人间。

  (2)、依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10:「且如奘师一人,九生已来,备修福慧两业。生生之中,外闻博洽,聪慧辩才,于赡部洲支那国常为第一,福德亦然。其所翻译,文质相兼,无违梵本。由善业力,今生睹史多天慈氏内院,闻法悟解,更不来人间。既从弥勒问法,悟解得圣。」所以,玄奘菩萨投生到兜率天,目前在弥勒内院听弥勒菩萨说法,没有来人间。

  (3)、依据《成唯识论》卷1:「变谓识体转似二分。相见俱依自证起故。」,《成唯识论》论述三种能变识各能自己变现其「见分、相分」,也就是第八识变现第八识的见分与相分,然后第八识的见分去了别其变现的相分,而前六识的相分是前六识所变现,然后前六识也变现见分去了别其变现的相分。此说法与导师于书中定义第八识变现色尘等「内相分」的说法不同。若有反驳说「因为第八识可以出生一切法,所以第八识可以变现前六识的相分」,此种说法有大过失,此种说法否定了《成唯识论》论述有三种能变识,此说法只剩下第八识一种能变识,与玄奘菩萨《成唯识论》论述不同。

  (4)、《成唯识论》论述未转依位的第七识唯缘第八识见分,此说法与导师于书中论述认为第七识「遍缘一切法」的说法不同。若有反驳说「因为第八识出生一切法,所以第七识可以遍缘一切法」,此种说法有大过失,第七识唯缘第八识见分而不缘第八识相分,而第八识相分属一切法范围内,显见第七识不是遍缘一切法。若又反驳说「第七识是间接遍缘一切法」,此种说法将第八识见分与一切法混为一谈,让法义混乱,也与玄奘菩萨《成唯识论》论述不同。

  其余与《成唯识论》论述差异之处还有许多,于此无法一一列举。但疑点是,如果是玄奘菩萨再来,怎会论述出如此多的与《成唯识论》不同的法义呢?因此,合理推论导师不太可能是玄奘菩萨再来,希望导师能审思。

  (5)、众生多劫习气是不太会改变的,弟子研究玄奘菩萨的论著及其所翻译经典后发现,玄奘菩萨的研究及论述习惯是广泛多闻深入研究并且十分严谨审慎,没有明确证据绝不随便判定,然而,导师的研究及论述习惯,并非如此,而是讲到哪部经才看那一部经,许多经论并未能广泛及深入研究,而且并非十分严谨审慎,喜好直接主观判定,虽然并非判定都有问题,但的确有错判情事。此种多劫论述及研究习性的差异,合理推论导师也应该不太可能是玄奘菩萨再来,希望导师能审思。

  于此,弟子提出上述许多经论证据及疑问,希望导师能审慎求证自己是否真的是玄奘菩萨再来,如果不是,那就极可能已误犯谤三宝、大妄语等恶业,因果严重,劝请导师审思。

  平实导师就此质疑于信中答覆如下楷书文字:

  
二、是否为玄奘菩萨再来的问题,我不会给予答覆,等候舍寿时自会交代清楚,包括往世的多世在内,不是只有一世的交代。

  1. 2.[编案:此是回覆辞职信的二(1)、(2)。以下类推。]往生弥勒内院后听经的时间相当于人间的几十年后,就可以下来人间继续住持正法了,必须听完一整天四百年或整整一世之后再下来人间吗?弥勒菩萨有规定必须在那里听完一世才能走人吗?您如果连续听上几十年经,不会想要回来救护人们吗?兜率天上的一天,并不是像我们这样一天只能作一点点事就过去了,而是等于人间的四百年,前往听上一个早上等于人间一百年,还学不够吗?谁规定往生那里就必须住到死?

  至于谁是往世的什么人,不需要您以胎昧妄作猜测,前往龙山寺请示 大士也是可以的,自己于讲堂 佛前请示 如来也行,千万别自己妄想之后便造口业、手业、意业。

  有智之人只看善知识弘扬什么法,讲什么经论以及讲得好不好、正不正确,便懂来历了。犹如龙树在《楞伽经》中被授记往生极乐,但经中有说他会住到老死才回娑婆?所以他现在回到正觉不以法主身分而很低调弘法,但他自己也已经知道,也有其他的人在某些因缘下会知道,连外道都懂得听受有神通的人指示而前往礼拜他,让他觉得很意外;佛菩萨们当然不在话下,因为谁要往生去何处,乃至要活多久作多少事,无非都是佛菩萨的安排。您单以经文中所说的一半表相而不深究其义,便下定论,不是好行为,菩萨道中很忌讳此事,因为必障道业。

  3. 4. 5. 《成唯识论》不是您能读懂的,您现在的程度连普行法师的程度都还不到,所以误会论文的意思了。但普行法师依文解义却能不误会这段论文,所说正确而与您所说完全相反,他只是未悟而无法发挥罢了;建议您先去读一读他的《成唯识论研习》吧,我早前已经公开向大家建议过了。我现在不想与您谈这段论文,等未来讲完《成唯识论》及出版《成唯识论释》时,您就知道了,现在多言只会耽误我的法事规划进度。请您再耐心等候增上班的课或是讲完后逐辑出版吧(如果您离开了本会)。

  不表示意见就不会有误信或误捧之事发生,就没有故捧或毁谤的业发生,但若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业就定案了,您不可不思:万一毁谤了真善知识,后果难量。

  张晋荣来信辞去亲教师职事时提出的第三个理由如下:

  
三、是否为玄奘菩萨再来问题

  (1)、上述入地问题以及玄奘菩萨再来问题,如果事实真的如弟子上述所怀疑那样,那么将会成就谤三宝及大妄语等重大恶业,因果真的不堪设想,弟子很为导师担忧。

  (2)、一直以来,我们这些弟子们都相信导师是地上菩萨再来,是迦旃延尊者、玄奘菩萨等菩萨摩诃萨再来,也一直向外界介绍导师是已入地的菩萨摩诃萨,传授上品菩萨戒,乃至现在整个讲堂正在营造导师就是玄奘菩萨再来的氛围,而我们这些弟子们都有参与这些共业,然而,万一事实不是如此呢?弟子实在不敢想下去此共业因果多严重,希望导师能十分谨慎思考求证,因为已经不只是导师个人因果问题而已,还有所有弟子们的参与共业因果问题。

  平实导师就此答覆如下楷书文字:

  
三、是否为玄奘菩萨再来的问题

  1. 2. 我究竟是谁,自己清楚,但不会公开宣布,等我再19年后走人时自会宣布,因果问题我自负,勿劳您为末学耽心。

  平实导师补注:您不需为我耽心因果的事,佛菩萨既然已向某些人放出我的来历讯息,私底下渐渐流传开来,我也欣然接受,请问您:我能反对吗?没有谁可以不接受佛菩萨的指示,乃至等觉、妙觉菩萨亦然。如是接受,也包括 佛的斥责在内,所有因果我都愿意承担,明人不作暗事。

  此如 世尊在世有时私下讲一些他方佛国的事,说明佛教遍于十方世界,不是只有此土才有。但那些还在凡夫位的六识论诸声闻僧闻之不信,认为 世尊欺人而说,所以才会有善星比丘、六群比丘等人谤佛,乃至善星生身下堕地狱之事发生。以此缘故,世尊即将开讲《法华经》时,诸声闻凡夫僧即知 世尊必定会讲出十方诸佛世界的事,于是五千声闻当场退席,那声势之广大纷扰,可想而知。彼诸声闻人皆是以少知而认为自己已经多知或具足知,于所未知之事便生疑心不信,以致当场退席。若 世尊是平常人,当下岂不觉得极为难堪,然而 世尊默然待其退席完毕,才开讲《法华经》,终究不曾留人。

  平实于弘法约三十年期间,平常有时也会有人由于平实所说的法义,因好奇故询问往昔诸事,平实即就所知而说。犹如当年现代禅的月刊,有一期刊载出蓝吉富教授写的大慧宗杲之事,对大慧禅师加以毁谤,并且援引错误的资料评论不少。平实甫阅其文,即知其所说邪谬,知其是以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而写该文;平实当时即曾向某些同修说明其文谬误,因为与平实所知的大慧宗杲当年之事大大不同。

  然当时苦于没有正确的文献可供佐证平实的说法,即予默置。后时由于中华电子佛典协会继续将《大正藏》的〈续藏〉资料输入,发行新的电子佛典;平实取得CD之后随即上计算机阅读之,果然有平实所知的内涵,证明平实所知正确,于是下载而写出《钝鸟与灵龟》一书,发行多年之后,迄今未获蓝教授一言以覆。今张晋荣师兄同样以少知而认为自己所知绝对正确,乃敢提出质疑,事同蓝教授一样,于今为文补述,以鉴过往而警来兹。

  鉴于您担心我的因果,算是善心吧。我也担心您的因果,所以再提出一件提示:别相信某些人所谓的神通或色界天子降生人间,他如果真有色界神通,为何看不清楚谁是龙树再来?远不如外道的神通。又为何无法看见平实往世有几世干出很重要的事情而讲出来?这事情提供给您参考,自己详细斟酌一下吧,舍寿时间未到,都还来得来及自救。

  张晋荣来信辞去亲教师职事时提出的「结语」如下:

  
四、结语

  弟子从民国91年底进入正觉已经十几年了,只想安住正法单纯学佛,也一直相信正觉应该是正法,但没想到会意外发现还有此等重大疑点待厘清,虽然弟子很希望这一切怀疑都不是真的,然而,世尊圣教量证据摆在眼前,弟子只能选择相信佛语,依法不依人。弟子曾于课堂上向学员说过:「如果琅琊阁议题只是事相上问题,我们应以法为重,让讲堂多些时间慢慢调整即可。如果是法上的根本问题,那就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如果真的有问题,那就应该要离开。」基于上述的众多疑点,弟子的确已经对于导师及法义起了高度怀疑,但基于对于导师的情谊及礼貌,自知不宜去当面质疑导师而有诤论,却也无法忽视这许多的事实及证据,弟子也不敢再参与这可能的重大恶业共业,刚好新竹周五禅净班进度目前是静虑度讲完,弟子已经无法再继续教导学员有疑点的般若度法义,故只能无奈地选择请辞离开一途。

  因此,弟子原本想于2021/01/29过年前最后一堂课中,将弟子对于研究琅琊阁议题的结果告知学员,并说明弟子将公开忏悔及请辞亲教师一职,由于接下来的年假有几周休息时间,希望弟子的请辞离开不会造成讲堂太多的困扰,这是弟子想表达给讲堂的最后善意。但当末学课前告知助教及义工想公开忏悔及辞亲教师后,讲堂立即指派了几位助教来小参室制止,所以,末学只能一直待在小参室内连与学员告别的机会都没有,直到学员几乎都离开了,然后有位学员直接冲入小参室打抱不平末学才得以出来,但这也不意外,讲堂本来就是这种行事作风。但请不要为难助教及义工等菩萨,末学事先都没有告知当天要辞职一事。末学心性本就不喜与人诤论,或许,这样被限制不准与学员告别而离开讲堂就是最好的结局。

  弟子感谢导师多年提拔为亲教师,但由于弟子自觉已经无法再继续担任亲教师一职,决定即日起「请辞新竹周五禅净班亲教师职务,也同时辞去所有义工执事等工作,并离开正觉同修会」,故特以此文向导师请辞,并恳请导师能审思弟子所提出的疑点。由于弟子对于导师及正觉有多年情谊,希望导师能尊重及体谅弟子因怀疑而离开正觉的个人决定,不希望因此而产生对立结下恶缘,感谢导师,谢谢,阿弥陀佛!

  祝愿导师

  道业精进,福慧增长,地地增上,速成佛道

  

弟子张正荣合十敬上


  部分参考资料:

  
《大乘入楞伽经》卷3〈集一切法品2〉:「复次,大慧!诸佛有二种加持,持诸菩萨,令顶礼佛足请问众义。云何为二?谓:令入三昧,及身现其前手灌其顶。大慧!初地菩萨摩诃萨蒙诸佛持力故,入菩萨大乘光明定,入已十方诸佛普现其前身语加持,如金刚藏及余成就如是功德相菩萨摩诃萨者是。大慧!此菩萨摩诃萨蒙佛持力入三昧已,于百千劫集诸善根,渐入诸地,善能通达治所治相,至法云地处大莲花微妙宫殿,坐于宝座,同类菩萨所共围绕,首戴宝冠身如黄金,瞻卜花色如盛满月,放大光明,十方诸佛舒莲花手,于其座上而灌其顶。如转轮王太子受灌顶已而得自在,此诸菩萨亦复如是,是名为二。诸菩萨摩诃萨为二种持之所持故,即能亲见一切诸佛,异则不能。复次,大慧!诸菩萨摩诃萨入于三昧现通说法,如是一切皆由诸佛二种持力。大慧!若诸菩萨离佛加持能说法者,则诸凡夫亦应能说。大慧!山林草树城郭宫殿及诸乐器,如来至处,以佛持力尚演法音,况有心者,聋盲瘖痖离苦解脱。大慧!如来持力有如是等广大作用。」

  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何故如来以其持力,令诸菩萨入于三昧及殊胜地中手灌其顶?」

  佛言:「大慧!为欲令其远离魔业诸烦恼故,为令不堕声闻地故,为令速入如来地故,令所得法倍增长故,是故诸佛以加持力持诸菩萨。大慧!若不如是,彼菩萨便堕外道及以声闻魔境之中,则不能得无上菩提,是故如来以加持力摄诸菩萨。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世尊清净愿,有大加持力;初地十地中,三昧及灌顶。』」

  (CBETA, T16, no. 672, p. 602, c23-25)」(CBETA, T16, no. 672, p. 602, b22-c23)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10:「至五日夜半,弟子光等问:『和上决定得生弥勒内院不?』法师报云:『得生。』言讫,喘息渐微。少间神逝,侍人不觉,属纩方知,从足向上渐冷,最后顶暖,颜色赤白,怡悦胜常,过七七日竟无改变,亦无异气。自非定慧庄严,戒香资被,孰能致此。」(CBETA, T50, no. 2053, p. 277, b4-10)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401卷-第600卷)》卷591:「又,舍利子!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无不皆依第四静虑,方便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一切菩萨摩诃萨众无不皆依第四静虑,方便引发金刚喻定,永尽诸漏证如来智,是故当知第四静虑于诸菩萨摩诃萨众有大恩德,能令菩萨摩诃萨众最初趣入正性离生,证会真如舍异生性,最后证得所求无上正等菩提。」(CBETA, T07, no. 220, p. 1056, a11-18)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10:「西明寺上座道宣律师,有感神之德,至干封年中,见有神现,自云:『弟子是韦将军诸天之子,主领鬼神。如来欲入涅槃,敕弟子护持赡部遗法。比见师戒行清严,留心律部,四方有疑,皆来谘决,所制轻重,时有乖错。师年寿渐促,文记不正,便误后人,以是故来示师佛意。』因指宣所出律抄及轻重仪僻谬之处,皆令改正。宣闻之悚栗悲喜,因问经律论等种种疑妨,神皆为决之。

  又问古来传法之僧德位高下,并亦问法师。神答曰:『自古诸师,解行互有短长,而不一准。且如奘师一人,九生已来,备修福慧两业。生生之中,外闻博洽,聪慧辩才,于赡部洲支那国常为第一,福德亦然。其所翻译,文质相兼,无违梵本。由善业力,今生睹史多天慈氏内院,闻法悟解,更不来人间。既从弥勒问法,悟解得圣。』」

  《成唯识论》卷1:「变谓识体转似二分。相见俱依自证起故。」(CBETA, T31, no. 1585, p. 1, a29-b1)

  《成唯识论》卷4:「此无始来一味转故。应知此意但缘藏识见分。非余。彼无始来一类相续似常一故。恒与诸法为所依故。此唯执彼为自内我。乘语势故说我所言。或此执彼是我之我。故于一见义说二言。若作是说善顺教理。多处唯言有我见故。我我所执不俱起故。未转依位唯缘藏识。既转依已亦缘真如及余诸法。平等性智证得十种平等性故。知诸有情胜解差别示现种种佛影像故。」(CBETA, T31, no. 1585, p. 22, a7-16)

  平实导师就其「结语」于信件中的答覆如下:

  
四、结语:

  学佛还是单纯比较好,太聪明都不很好,因为聪明不是世出世间的智慧;这事情我弘法近三十年以来所见已多,而您并没有比杨先生他们更聪明。您现在所走的路子,还没有像琅琊阁中的张志成那样严重,还有救;若是哪天真的像他那样,我是不会想要覆信的,因为我判断是救不了他,信件来来往往很费时间,而且也是没完没了,必然会障碍我所规划的法事进度。

  真正聪明的人是琅琊阁主,唆使别人写文章出来乱搞(他当初应是听信了张志成自以为是的说法而信以为真,觉得他很厉害,所以让他试试看),但张的文章,没有一篇不是被破之后无法回应,显示漏洞及逻辑全然矛盾;而阁主藏身于后不发一言,冷看张在网络上丢乖露丑。目前看来,搞退转的人之中,只有阁主是聪明人,但也仍有业在,不是没业。而众生造了业自己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业,法说为法而义说为非义,或是法说为非法而义说为非义,这都是末法时代常见的事;以学佛善因而堕三涂,亦是可悲!愿您能跳脱这样的窠臼。

  从目前所见,您尚有救;如果继续坚持下去,恕我默置而不作覆。

  

(2021年1月30日)


  平实导师于2021/1/31补述如下:

  
张晋荣来信中说到:「因此,弟子原本想于2021/01/29过年前最后一堂课中,将弟子对于研究琅琊阁议题的结果告知学员,并说明弟子将公开忏悔及请辞亲教师一职,由于接下来的年假有几周休息时间,希望弟子的请辞离开不会造成讲堂太多的困扰,这是弟子想表达给讲堂的最后善意。但当末学课前告知助教及义工想公开忏悔及辞亲教师后,讲堂立即指派了几位助教来小参室制止,所以,末学只能一直待在小参室内连与学员告别的机会都没有,直到学员几乎都离开了,然后有位学员直接冲入小参室打抱不平末学才得以出来,但这也不意外,讲堂本来就是这种行事作风。」

  看来这也是张晋荣先生的抱怨之辞,也属于事相上的事;但讲堂一向的作意就是保护学人的道业,尽量避免学人被错误的知见所耽误而退转;因为很不容易才进入了义正法中,可以实证第八识真如,又可以眼见佛性,还可以继续进修一切种智,有次第、有内容而可以如实迈向佛地,也能确知自己的修学,现在是住于菩萨道五十二个阶位中的某一阶位中。这确实很难得,然今就要被张晋荣先生的错误邪见所耽误,能确认这一点的所有人都会设法加以制止,否则还能说是菩萨吗?

  当然张晋荣先生也可以主张平实及诸同修的法义有错,然而平实帮助大家所证悟的第八识真如有错误吗?若仍然认为有错误,是否可以请张先生以三自性、三受、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十(或六)根本烦恼、二十随烦恼、善恶无记性、有漏无漏性、有为无为性等来加以辨正而作证明呢?果真必欲证明而为之,也只能证明平实所传授的第八识如来藏是如实证,所说如来藏的法义也完全正确,只能证明您所说为谬。

  又如第十住位的眼见佛性而证得如幻观,身心具皆虚妄,实证之后也能有经典及论典可以证明为实。乃至入地所必须的条件,修证非安立谛与安立谛等道理,平实也在诸多著作之中加以明确说明,完全符合佛在《大般若经》中的所说,并无遗漏;并且也将证阿罗汉所应证的内涵,于《阿含正义》书中提出许多正理,引经据理加以说明,可令学人完成安立谛十六品心及九品心,在在处处证明平实所说的正确性。

  至于您所提的所谓平实所说违背《成唯识论》的说法,平实许多年前即已有计划并且日日在执行中,就是写作《成唯识论释》。经过多年之后,不但已经写作完毕,并且从头开始润饰,已于2021/01/30润饰完毕,随即进入判教的阶段,判教完成之后即可编成书籍,目录即可作出。此《释》目前所见大约八辑,一百五十四万字,判教完毕时可能有160万字;将于每次讲完一辑之份量后便予出版,届时请张先生再赐教,也同时公开就教于佛教界、学术界诸方大德,所以一定会公开出版流通,不会只在网上隐身攻击什么人。

  张晋荣及张志成先生如果觉得自己很行,可以也试着写写看(但请不要参考平实写作的《释》,也不要参考我所推荐的普行法师的《成唯识论研习》,因为参考了以后写出来时,将会与您二人现在网上的贴文完全相违),出版来让大家赏玩法乐,平实也将会很赞叹的。只是要奉请大众:别在吃饭时一面阅读赏玩。

  所以说,同修们制止张先生误导学人的事,会中的所有执事菩萨们一定是要执行的,不能旷职而耽误学人道业,必须制止张先生误导班上的学人,除非平实所教授的法义确实错了。然而三十年来,连释印顺、达赖喇嘛被平实评论之后,都不敢出面口说或为文破斥平实所说为误,二位张先生可以试着以书籍写出来让大家评断一下吧?

  至于张晋荣先生说的「依法不依人」,其实从您今天所写出来的文字中,处处显示是「依人不依法」。若是依法,就该依 世尊于诸经中的所说正理而不加以扭曲,以及依玄奘于《成唯识论》中的所说而信、而修、而行。然而观察两位张先生所说的法义,与《成唯识论》所说全然相反而处处悖逆。

  又,张先生自称「弟子的确已经对于导师及法义起了高度怀疑」,已经明确显示您对真见道的功德不能相应,连一点点实相般若及解脱于邪见的功德都没有,或是妄想一悟之后即获得初地的功德,全然悖逆于《成唯识论》所说见道位有三「真见道、相见道、通达位」的道理。于今此等诸事且置勿论,请俟平实讲完后出版了《成唯识论释》,再让佛教界懂唯识的专家们来评断吧,平实就不再回应了,因为强词夺理的事可以没完没了,平实最欠缺的正是美援的时间,不再配合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