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概说—识蕴----叶正纬老师

  https://video.enlighten.org.tw/zh-tw/a/a06/1803-a06_020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三乘菩提概说”。我们这个系列谈到的是五蕴,今天要来给大家谈五蕴的最后一个,叫“识蕴”。

  还是一样,在每一次讲述之前,先简单地帮大家复习一下。五蕴的内涵就是色、受、想、行、识,对于这五蕴,色蕴最直接的理解,可以说它就是我们的色身;受跟想,就是我们的感受,我们的[了知、]想象、思想等等,受跟想是我们一般所能够(当然也都能够)直接掌握的名词;那行的部分(色受想行的“行”的部分)呢?行,我们说一般人所感受到的行,就是色(就是我们的色身)搭配我们心理活动的受跟想,在一段时间内连续变化的[过程],就叫作行。所以我们在前面几个讲次里面跟大家说,“色”是怎么样的虚妄不实,“受”跟“想”和“行”分别又是怎么样的无常变化。如果说我们对于“色”跟“受”及“想”,乃至于“行”的这些事情,如果我们没有认清楚它的本质,我们反而把它执著成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并且我们还念兹在兹、心心念念都一味地要去追求色蕴、追求受蕴、追求想蕴、追求行蕴的话,由于它们本质上就是这样子的无常变异,甚至是刹那刹那变异,所以当我们心心念念要追求这些事情的时候,自然我们就一定会引生许多的烦恼出来。并且,这些东西[色等五蕴]既然都是无常变异的法,而我们如果谈到修行的话,当然修行就一定要有非常肯定、非常真确的目标,所以色、受、想、行这些事情,由于无常变化,当然就不会是我们修行的目标,反而是我们修行应该要看破的事情。

  我们刚才谈到了五蕴(色受想行识),这个色蕴是指我们的色身,受想行识谈到的[内涵]都是我们心理的这些功能作用。那我们前面讲过的受、想、行这三件事情,是一般人比较能够直接予以体会的;一般人比较难以直接体会的,是受、想、行运作的根本,叫作“识”。因为“识”这件事情谈到的就有“了别”的意思,所以我们说,如果我们要对一个境界有所感受的话,当然我们先要接触、分辨这个境界,分辨了之后,然后我们才能够有所感受,说这个感受到底是顺我们的意、还是逆我们的意。所以,“受”这件事情它的根本就在于我们要对境界能够有所了别,所以受的基础一定是在于识。而且,同时我们也谈到了“想”,因为“想”我们谈到了(我们给各位举过例子)“想”就非常象是(好像是)我们用照相机去取眼前的境相一样;那“想”也是我们的心去取(对眼前的境界取)一个相。既然要取相,当然就有牵涉到分别的作用,所以我们说,想蕴本身也是以识蕴作为基础的;因为所有一切想,都是要对境界[的相貌]有所分别的。既然受跟想都是如此,那我们刚才谈到“行”这件事情的时候,说它本质上就是[身口意]连续活动的轨迹,所以既然是这样子的话,行蕴本身当然也是要以识蕴作为基础的。所以我们跟大家说,识蕴是一切心理活动的基础。

  识的本身,我们精确来看,识蕴的本身又分成了六个识;各位菩萨如果前面几集有收看的话,我们曾经提到过,我们说一个人所有完整的心识应该是有八个心识。可是就这八个心识来讲,第七识跟第八识由于行相比较微细,需要花比较多的功夫才能够观行、才能够找得到;所以,这第七、第八识,一般来讲,我们都是保留在大乘的修行里面才会详细地为大家来讲解。至于说对于一般的观众,或者是对于一般初学佛的修行人来讲,我们说(对于一般的人)应该要先掌握解脱的知见,要先把解脱[知见]的基础给扎稳;而要把解脱[知见]的基础扎稳,就须要对于五蕴[的内涵]有所掌握;那对于五蕴要有所掌握,这里面其中的识蕴,我们谈到的范围就只有到前面的六个识。因为这六个识(这六个识我们等一下会给大家讲解,会让大家知道这六识),其实也都是像受、想、行蕴一般,祂们也是一样刹那刹那在变化,也一样具有虚妄不实的本质。那知道了这个之后,从此以后就不会把这六个识当作是像个宝贝一样的在执著,甚至在生死之间都牢牢抱住不放。如果能够了知六识[无常的本质],并且能够知道六识“真正的灭尽”关系到解脱,这样子我们才能够进一步地来谈,接下来要怎么样观行第七识的运作,接下来又是怎么样能够找到每一个人本来具有的清净本心,也就是《金刚经》、《心经》所说的那一个清净本心,那就是第八识。所以,我们说后面的七、八识,我们都是留在大乘法里面再来详细地讲述。所以我们在这个讲次里面,也都是集中跟大家说前面的六个识。

  前面的六个识,这里面(六识里面)的前五个识,就是对应到我们的五种感官机制,也就是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跟身体所牵涉到的五种感官机制。这五种感官机制中,眼识的这个分别对象(我们说眼睛这个感官机制,它里面牵涉到的识就叫作眼识),眼识很显然就是要来分别什么呢?分别当前境界里面跟“色”有关系的事情,就是物质界有关系的这些、我们[视觉区]呈现出来的这些色尘方面的事情。具体来说,就是眼识会看到什么呢?会掌握到色彩,掌握到明暗,掌握到大小,掌握到形状。[编案:眼识本身只了别显色,其他包括形色、表色、无表色则为与眼识同境界的意识所了别;由于不离于眼识的境界,所以一般人都会将眼识与意识对色尘的分别归为眼所看到或者见到。]那么耳识呢?耳识相对应的(耳识所摄取的境界)就是关于声音的大小跟高低,这些都是耳识[了别]的范围。鼻识就是嗅闻到的是香的或是臭的,这是鼻识[了别]的范围。那舌识呢,就跟味觉有关,所以舌识所摄取的,是所谓的一般我们常常讲的,像酸、甜、苦、辣、咸等等的这一些味道。那身识呢?身识牵涉到的就是我们的触觉,所以会谈到的是,这个现前我们[身体]所触到的对象,到底它软硬的程度,或者它是光滑的还是粗涩的,或者是粗、细,或者是冷、热等等;这都是我们的身体在接触到外境的时候,所会引起的所谓身识[的了别]。所以我们可以说,我们人的八个识里面的前五个识,就是对应我们的五种感官机制,也就是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所对应到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识。

  讲了这五个感官机制之后,接下来这第六个识叫作意识。意识了别的状况又是如何呢?我们可以跟大家说,前面五个识所描述的,都是个别感官机制所得到的所谓最直接、最单纯的第一手的境界、第一手的资料;但是关于对这些资料作更进一步的分析,或者更进一步的分别,那就是意识在作用。

  所以我们回头来谈,比方说眼睛会看到色尘,我们刚才讲眼睛看到的色尘就是色彩、明暗、大小、形状等等;可是如果针对我们眼睛看到的东西,进一步要分辨这个形状到底是完整的圆形,还是说这里面不是很正的圆形,或者说这个形状跟金字塔的形状很像,这些关于形状的详细分别,那自然就不是眼识负责的事情,因为眼识所看到的是第一手,作第一手最直接的了别,而进一步作细部了别的就是意识了,所以,真正关于眼前这个[东西的]形状到底是不是像一个金字塔,那就是意识的了别。又譬如说,我们看到一个人的时候,除了直接看到肤色之外,其实我们也会看到这个人的表情是什么、这个人神态是什么,甚至说这个人气质好不好,那关于这一些表情、神态、气质,都不是眼识直接去看到所能了别的,而是透过这些我们眼睛所看到的直接的资料(在我们的脑海里面),由意识去了别表情、神态跟气质等。

  同样的,对于声音来讲,意识所了解的声音范围,就是会判断声音的音质好坏与否,或者是说它有没有走音,或者是我们今天听到的声音是由哪一种乐器所发出来的等等,这些都是意识所了别的声音的范围。至于说香尘的话,我们刚刚说直接的就是鼻触,鼻识去辨别是香或是臭;可是如果说针对目前这个香味,我们除了直接的[了别]香跟臭之外,我们还进一步能够去分辨说,这到底是哪一个牌子的香水,或者是我们能够分辨说,现在这个味道是不是代表了“家里面的瓦斯可能没有关好,必须要小心注意”等等,关于这个部分—对香尘的进一步分别,当然这个就不是鼻识[了别]的范围,而是我们的意识在分辨。

  味觉的部分也是如此,因为我们在味觉的部分所分辨的,舌识所分辨的是基本的这些味道(像酸甜苦辣咸等等的这些味道);可是,关于说吃起来的这个味道,目前的这个食物到底有多少成分,是加了多少成分的巧克力,还是加了什么样牌子的可可,这些细微的了别,当然就是意识的了别。至于触觉也是一样。触,我们说触觉的本身除了根本的这些分别,比方我们说它是粗的,是涩的,是软的,是细的,是滑的等等,关于这些了别,当然就是直接的触觉;可是如果我们触了之后,还能够分辨说,这个我们眼前所摸到的棉被它到底丝的比例是含了多或少,或者是说这个棉被触感舒不舒服[的触受]、是不是合于我们的意等等,当然这些触的细分就全部是意识了知的范围了。

  所以我们说,前面的六个识中,眼耳鼻舌身这五个感官机制,就是我们跟外界接触的窗口,我们透过这些窗口得到了直接、简单的感觉机制的这些分类;可是接下来,对这些从五个窗口进来的资料作非常精细的了别这件事情,当然就是由意识在作了别。并且,意识可以说是人类很可贵的一个资源;因为我们如果以所有一切傍生类来讲的话,我们可以说跟这些傍生比起来,也许在五种感官机制上面我们不见得能够比得上这些傍生们;比方我们说鸟类的视觉也许都比我们人好得太多了,一只狗它的鼻子可能比我们的鼻子要灵敏得太多太多。问题是,所有的这些傍生[即畜生道有情],它们的意识跟人类相较起来的话,都相去甚远。也就是因为这个意识的缘故,所以我们才能够看到古往今来一切伟大文明的传承,伟大的这些所有一切的知识,包含科学、文学、艺术等等,这所有一切都缘于我们的意识。甚至,我们讲说,观众们今天有心想要探寻生命的真相而来学佛,那么我们在学佛的过程中,所有用到关于思惟、理解等这些事情,也全部都是在意识的作用范围里面。所以,可见得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意识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重要,重要到我们甚至往往会觉得,意识就是我们存在的最主要价值。

  我们这样讲就是说,前面讲的眼耳鼻舌身意这六个识祂们的共通性。虽然说意识相较于前面的五个识来讲,祂是伶俐得太多了,并且我们刚才讲,我们所知的一切几乎都是由意识累积而来的;可是如果我们回归到识蕴的本质(就是这六个识的本质)来看的话,我们说这六个识,祂们都是由于我们有相应的六根接触了境界之后,才会产生的识。比方说,我们对于眼前颜色的判知,一定是因为我们的眼根(也就是我们的眼睛跟相应的视觉感官机制)触到了[色尘]境界(触到了颜色这些物质的法)之后,然后我们才会生起眼识。同样的,我们说耳朵也是一样,耳朵也是因为我们听觉的感官机制触到了声音之后,就会生起耳识。那么眼耳鼻舌身意的最后一个,意识的部分,其实之所以会生起意识,也都是因为我们有一个意根(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的第七识),由于我们的意根接触到意根所相应的法尘之后,就直接会[使第八识]生起了意识。当然就是说,这个部分我们之前也告诉大家,关于意根(第七识)、第八识这些事情,我们都会在大乘法里面再详细地跟大家说明。但是这里总而言之,就先跟大家说,六识都是由于我们有相应的这些机制—六根,然后接触了境界之后才产生了别的作用。

  既然是这样子的话,大家就很自然可以知道,因为[识蕴]每一个识的生起,都是因应境界而产生[编案:识阴六识是藉根尘触为缘而由第八识生起]。境界,我们前面就已经说过了,我们说境界的变化,只要您的心思够细腻的话,只要您的定力够好,您不管是透过思惟的方式[编案:指已具有足够的正确观察],或是透过观行的方式,也一定都可以确认,我们眼前的境界其实是在刹那刹那之间变幻无常的。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因为我们的六个识其实都是因应现前境界而产生的,如果境界是这样子变化的,可以想见,我们的六个识也必然是这样子刹那刹那[生灭]变化的。更加上说,我们如果是以前面五个识来讲,前面五个识的产生,都是必须由我们的五种感官机制来接触到外境,而这五种感官机制又是基于我们的色身(我们的身体)而产生的;那我们前面也说过了(当我们在说色蕴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跟大家讲),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其实也都是在刹那变化的。比方说,我们从眼睛看得见来讲,这个事情会随著我们当天的身体等状况,而产生看得见、看不见,或看得清楚、不清楚等等的差别,甚至随著我们近视或是老花的状况都会有所不同。所以可见,以前五识的生起来讲,可以说不管是感官机制或者是所感知的境界,都一样是刹那变化的。

  对于接下来我们说的“意根接触法尘而产生意识”这件事情来讲,当然我们没有时间跟大家谈所谓意根的状况,不过我们说,意根所接触到的法尘,法尘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给大家下一个最简单的定义:法尘其实就是我们接触(透过五种感官机制)五尘进来之后,在心[意]里面生起相应的境界,叫作法尘[编案:即五尘上五识无法相应了别之种种微细法]。正因为有法尘的存在,所以我们才有心法对于现前的境界作细部的了知;当然,如果从这个方向来看的话,法尘必然是缘于现前的境界、或者缘我们当下的境界而产生的,所以法尘当然也是刹那刹那变幻不停的。既然如此的话,意根在接触法尘[使如来藏]生起意识的时候,所生起的意识自然也必定是刹那刹那变幻不停。更何况在以后讲的大乘法里面(各位观众应该都有机会学到),其实意根本身也是一样的,也是一样在刹那刹那变化著。所以整个来讲,六识都具有无常变化的特性在,所以祂们不会是我们说的生生世世都能保有、都应该要信其有的“恒常主体”,更不会是我们修行的主要目标。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性质:这六个识,(我们说的是在人间)我们有五种状况都可以看得到这六个识会断灭。比方说,当我们睡得很熟、完全没有作梦的时候,这时候我们完全没有眼耳鼻舌身识,也没有意识;因为睡觉的时候如果有意识的话,那就表示在作梦;既然睡得很熟没有梦,就表示没有意识存在了。所以,这个是我们可以观察到的其中一种六识会断灭的状况。其他的,包含说我们昏迷了,比方当我们麻醉得很深的时候,或我们昏厥的时候,这时候当然也就是所谓六识都断了;或者当我们进入正死位,或者是入无想定,或者是入灭尽定,这些状况也能被观察到六识都断了。以上讲的这些东西,可以说我们平常可以想到、可以观察到的,就是睡熟了或者是昏迷(昏迷不醒的状况)的时候,六识是断灭的;既然是这样子,那就很明显的可以观察到六识是会断灭的,所以祂们当然不会是我们三世修行应该要追寻的目标。当然就还是在这里给大家简单作一个总结:我们前面谈到的色受想行识这五蕴,其实每一蕴它的特征就是无常变幻、会断灭;既然是这样子的话,这个五蕴本来就是假“我”,所以我们自己所以为的“我”、所宝贝的“我”,其实真正是无常、真正是会断灭的。那我们修行的第一步,就是要认知到“蕴我”的“虚妄、会断灭”这个真实的样貌。今天就先跟大家说明到这里。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