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实导师开示─109年度会员大会----平实导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陆老师讲得很棒!真的是……(大众鼓掌)我们在经中常常会读到的,就是于末法最后八十年住持正法,犹如挑著一担细㲲(也就是一种很微细的毛去织成的毯子),走入一个满城大火、没有一个地方没有火的城门,从东门进去,西门出去,而细㲲没有被烧掉,正法最后八十年就像是这样。还有几个譬喻在《阿含经》里面有说过,有一个说最后那八十年住持如来藏正法,好像挑著四大山这样继续走下去,四大山的意思就像娑婆世界的四大部洲,那是多么难的事情。

  有人怀疑说:“真的会这样吗?”一定会有人怀疑!因为对诸位来讲,证得如来藏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啊!可是真的会这样,不但末法八十年这样,现在就已经这样啦!那琅琊阁不是说“证得如来藏、转依如来藏不叫作开悟”吗?所以他们现在已经不信了嘛!03年那一批,他们不是不信,而是自己起妄想,再建立一个比阿赖耶识、比如来藏更高的法,可是法界中没有那个法,他们所讲的是虚妄的想像,所以一开始我就判定他们一定是落回到意识境界去,因为第八识是法尔如是的—祂没有出生过,怎么会灭?他们主张说“祂(第八识)是被真如所生的”,那当然就是意识虚妄想的境界。

  他们宣称懂《成唯识论》,说我讲《成唯识论》讲错了,那我就提出来说《成唯识论》有告诉你“真如亦是识之实性”—说真如也是阿赖耶识的真实而如如的法性,真如是在显示阿赖耶识的真实如如法性。就好像花很美,花的美丽是依于花而显示出来,不能说美丽出生了花;同样的道理,阿赖耶识显示了真如法性;他们却倒过来说真如出生阿赖耶识,那我就知道〔他们的堕处了〕。因为在阿赖耶识之上、在如来藏之上,没有另外的法了,这在一千多年前,玄奘大师已经界定过了;不但如此,在西天,提婆也界定过了。可是他们不了解还自以为懂,说我《成唯识论》教错了,那我就拿《成唯识论》的句子来谈,所以他们后来闭嘴,且他们大概差不多一年到一年半左右就回归正法了。

  那现在琅琊阁这一批人又重蹈覆辙,就好像开车,看见、听见许多人说“很多人开到那个地方就翻车”,所以大家开到那里都会小心,但他们想说:“我偏不信!”所以开到那个地方,后面的车子不让过,等前面车子慢慢通过以后,他就加紧油门踩下去,一冲,结果诸位想想会怎样?(大众答:翻车。)对喔!一定是翻车喔。这种人,不是叫作“不世出”,而是叫作“绝无仅有”,因为人笨可以笨到这个地步。那他们的挑战没有超过03年那一群人挑战的范围,但是他们比较会表演,所以刺探、打听了会里面许多的事相,然后去把它编造,所以说出来的百分之九十五是错误的;但是事相上的事情我们不想回应,因为我们制度很完整,如果有意见可以具名写出来寄到戒律院,把“人、事、时、地”说清楚,戒律院有很多的羯磨亲教师啊,这都可以处理的。那他们显然不懂这个道理,也故意要这样作,所以又重蹈覆辙继续翻车。但是这种似应绝无仅有的事情,我却说它会再三、再四,乃至再九、再十不断发生,因为佛法太深、太难理解,加上这个世代是五浊恶世的年代,所以上慢的人非常多,人家说“整瓶醋不会发出声音,半瓶醋就哗啦哗啦响”,我告诉诸位:他们只有五分之一瓶,因他们讲的太荒唐、那些法太荒唐。

  琅琊阁他们现在又推出另一个人来说法,可是所说的那些法也不能听,但是没智慧的浅学之人、对如来藏有疑的人,他还是会接受的。所以我常常说一句话:“再邪的法也有人信。”因为五浊恶世的众生就是这样,再怎么错得离谱的法也会有人信的,因为现在是末法时代。譬如他们在网路上嘲笑说:“欸!萧平实不懂什么叫作持业释、什么叫作依士释。”那我倒要问他们:《述记》里面讲的“持业释、依士释”等等,那些“释”是什么?它的定位是什么?我不是指它的意思,我指它的定位。它的定位就是判教的东西,它跟法义无关,那是判教用的名相,意思是说,这是依士夫个人来讲、来解释,而这是依祂能持业种来解释等等;这是判教用的,跟法义无关。那请问诸位:谁可以作判教?这是重点啊!谁可以作判教?一定要如实理解法义内涵的人才能作判教嘛!他们把法义都讲错了,他们还能判教吗?不行!所以作教判的人必须是实证的菩萨,而且三贤位的菩萨还不一定能够作出正确的教判喔!所以想要正确判教,一定是要入地以后。他们不懂这个道理,结果嘲笑说一个懂法义而且有道种智的人他不懂持业释、不懂依士释等等,这个叫作颠倒其说。

  那谈到这个判教,他们还嘲笑:“欸!这萧老师的《成唯识论释》不肯六册一起出版,他就希望一次出版一本,然后我们评论他以后,他就可以修改。”可是问题来了,既然订为六册,那表示每一册都要有目录,对吧?目录里面,是不是也要把第二册到第六册有哪一些东西、在第几页,讲出来、订出来?对喔!既然订出来了,那内容还能改吗?你改了,那个页次就会变动了。就像《法华经讲义》共二十五辑,第一辑出版的时候,后面的就已经订了,要不然就只能印第一辑,然后第二辑以后页次都不能订,变成这样。那不是出版业作的事情欸!出版业不干这种事情,人家会笑。

  既然《成唯识论释》订为六辑,就表示后面都已经定案了,所以第一辑出版的时候,就把第二到第六辑那一些内容的纲要以及页次都订出来,那就不能改了。但他们很希望我一次就出版了,这是他们的目的,可是我不从他愿啦!他们想的,我不会去配合,我还是依照我既定的脚步,我一步一步去作,我也不要去评论他们很多东西,一来一往那个讨论没完没了。将来讲《成唯识论》的时候,诸位就会知道,一千多年前在天竺部派佛教那些声闻僧他们有哪些邪见,真的是多的不得了!再加上外道读了大乘经典,他也来写论,就这样啊!所以很多是凡夫僧所写的论,但多数人不懂;最有名的就是安慧那个《大乘广五蕴论》,这个最有名,印顺还指定这本书是各佛学院必须教的教材,但那些都是凡夫论师凭著想像写出来的。

  顺便跟诸位报告—他们对我这一点也很不满,我总是报告说我现在写到哪里、作到哪里。《成唯识论释》润饰及补充的部分,进度比我预计的快,现在大概已完成七分之一,快要到六分之一了。那么这些润饰主要是语病,或者前后有点不通顺的,都要把它顺一顺,这一些大概预计再四、五个月应该就会完成,因为总共一一三万多字,快要一一四万字。这些作完了以后,才会作科判,科判跟法义无关;所以到时候就包括:这个叫作持业释、这个叫作依士释等等,就会解释出来,目的是让大家阅读的时候知道这一段讲的是什么,你要从哪个方向去理解它,这个就是作教判。所以你要判教之前,要先懂那个道理,那些道理你都学完了,最后来作教判。教判出来,你们阅读的时候就知道:喔!接下来这个是要讲什么,这一段、这两段要讲什么。或者说把这一段、这两段读完了以后,它提示你这个叫作持业释、这个叫作依士释等等,你就可以再整理一下:喔!原来这是在讲什么。再重读一遍你就懂了。

  所以读我的《成唯识论释》一定会懂《成唯识论》,你读不懂的东西,我讲到让你懂;有史以来还没有人这样干过,窥基想要达到这个目的但没有达到,我现在就是要这样以白话的方式讲到你懂;但是这个真正的懂,一定要等我书出版以后,你重复读一遍、读两遍,读到三遍就都懂了。那时候你的智慧不可同日而语,超过你往昔百千万世的修学,这就是我的目的。但是我会因为出版了这个《成唯识论释》就要求你们:“欸!你们要大力供养我。”吗?我也不会这样作啊!因为我一向的想法是:这是我的本分—身为承接如来这个法义的人(菩萨)应该要尽的本分!不能向大家邀功。连邀功都不可以!所以这个判教的部分,大概在四、五个月后,我就会开始作,大概要作差不多三个月,作完的时候,大概我们《瑜伽师地论》也讲完了。

  你要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善知识,你就看他能不能讲《瑜伽师地论》。我没有人教。过去玄奘没有这部论时,他没办法,他得要去西天;他受学于戒贤论师的时候,戒贤论师一解释出来,他马上跟过去世的证量连结:喔!原来这个是怎么样。就讲出来。戒贤论师也很惊讶:“竟然你懂这里面的道理!”所以,能不能讲《瑜伽师地论》是一个判别的好方法。而我们03年开始讲,到现在几年了?十七年了喔!你看!再八个月,应该是年底就讲完了,可能到年底、可能是农历年前,也许讲完了。可是有多少人能这样讲?譬如03年那一批人,他们看我讲《瑜伽师地论》,他们就跟进—他们永远只能在我后面跟。他们多久讲完了?不到一年!我跟诸位报告:光是把它朗诵出来也要一年!

  那现在这些人讲得更荒唐,他们自己乱解释,他们把如来、诸大菩萨、历代祖师的证悟都推翻了,他们认为宗喀巴讲得对、他们认为印顺讲得对。那么宗喀巴与印顺有没有证真如?(大众答:没有!)对了!诸位都知道没有嘛!他们是六识论者。现在有人在我帮忙下证得如来藏以后,不信如来藏是证悟之标的,认同宗喀巴与释印顺依六识论所说的诸法;在《成唯识论》里面说那个叫作共相,因为所生法都有[无常]共相;唯一有[真实空性与无我]自相的,就是唯一一个有自体性、常住不灭、能生万法的,就只有一个,《成唯识论》说祂有自相、有自性,用自相的名字来说祂,因为祂有各种自性、能生万法,那个“法”就是对法的执著逐渐断除之后所要证的法,所以把祂叫做“法”,那个“法”叫作如来藏,又名异熟识、阿赖耶识,佛地叫作无垢识。

  而这样一个识,从《阿含经》开始就在讲这个识,但是不明讲,因此很多人证阿罗汉以后,还不知道《阿含经》很多地方讲到这一个识,那我们《阿含正义》有概略写了一些出来;其实还有很多地方讲到这个识,我只是把重点讲出来,讲出来以后,让所谓的阿含专家都闭嘴。结果琅琊阁这批人还说我不懂《阿含经》,因为他们所谓的阿含经义是什么?也是六识论啊!可是《阿含经》讲了〔八个识〕—这《阿含经》是以第八识来讲解脱,证据充分,还有很多证据在,如果有必要我们再来写。

  那么接著第二转法轮般若诸经,佛讲了那么久,为什么每一个方面佛都要讲到?后代的人不懂,读了说:“佛为什么那么啰嗦?这个也讲、那个也讲?你讲一个道理,其他我就懂了,为什么都要讲呢?”可是佛陀的目的就是要帮助这些弟子们证阿罗汉以及证真如以后,藉著宣讲《般若经》,让大家随闻入观—随著如来的所说,他听进心里面以后,就立刻现场作观行,那个叫作现观;那样的现观就当下把那一个部分的无明又灭了、又断了,所以佛陀讲完大品般若的时候,那些阿罗汉就跟著入地了。你们不要看那些阿罗汉穿著声闻衣,其实他们是菩萨,有很多的人都是如来往昔所摄受的弟子,只是他们不知道。好!那后来佛陀平常开示时陆陆续续也讲了一些,所以有些人知道这个事情,阿罗汉们大多信受,但是有些人不信受,所以看见如来答应要讲《法华经》的时候,他们五千人退席;退席的那五千人里面有四十位〔定性〕阿罗汉,还有很多的三果、二果、初果人,跟更多的凡夫,因为他们不相信如来说的十方世界的佛世界等等。

  那么这一些人以外,佛世还有善来比丘。为什么如来只说:“你来得好啊!比丘!”〔善来!比丘!〕本来他是个俗人,如来看见他,说:“你来得好啊!比丘!”他当下须发自落、成阿罗汉?其实不是成〔二乘〕阿罗汉,但是因为《阿含经》是声闻人结集的嘛,就说他是阿罗汉,其实是立刻成为菩萨,那是八地以上的菩萨,可是他们也示现人身—他们为了配合释迦牟尼佛弘法,特地来这里受生。那他们知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是菩萨?他们知道!只是不能讲、不能显示出来,一定要等到释迦如来示现成佛以后,他把俗事安排好了,然后来见佛,当下就出家了,他们本来就是菩萨,那些都是八地以上的菩萨。但是有的人笨,也有一句成语说“崇古贱今”,有没有?他崇拜古人,然后轻贱今人,可是今人不是古人再来吗?难道人只有一世吗?看见说“这个善知识跟我一样啊!只是一个人,那他跟我差不多啦!”所以他就用自己的境界来衡量善知识,这是世间常见的事。台湾也有一句名言说“近庙欺神(台语)”,有没有?(大众答:有!)就是这样啊!但是神不会跟他计较,就好像一个大学教授不会跟一个幼稚园的学生计较,道理是一样的。

  他们不相信证得如来藏、转依如来藏的真如性就是证悟,要用读经论思惟所得的一切法空〔三无性〕当作是证悟。那请问:二转法轮也是讲如来藏、讲证真如,是因为转依真如性,所以一切法归无[编案:因为如来藏自身的境界中无有一法可得];归无以后又很清楚知道说:亲证这一切法的智慧—我这个实相智慧—是依这个如来藏而有,所以这时候智与真如平等平等,这样才是真正的证真如。第二转法轮如是,第三转法轮干脆跟你直接讲阿赖耶识、心、一切种子识、异熟识、无垢识,讲很多的名词出来,都在讲第八识;也告诉你证得第八识的人才有“真觉”,说一般凡夫跟凡夫僧所谓的觉悟不是真觉,因为是意识层面的;即使是证阿罗汉,还是意识层面的,这个意识层面跟意根层面愿意把自己灭掉就是阿罗汉,可是如来说那不叫真觉,真正的觉悟是证如来藏,如来藏叫作本觉;因为如来藏是心不是物,所以如来藏有知觉性,但那个知觉性不在六尘中运作,那个知觉性叫作本觉。

  那他们把证悟如来藏否定,说这个不是叫作证悟,要证悟的是一切法空,说你要懂得什么叫三无性,说要现观到这三自性都没有了才是证悟,那问题是:你把如来藏否定了,还有圆成实性吗?没有圆成实性就没有依他起性,没有依他起性就不会有遍计执性;你这三性都无法证得,你哪来的三无性?所以他们自己所说的法自相颠倒,可是他们不知道,就像03年那一批人一样。我那一本书为什么要叫作《灯影》?我还特地加了一个副书名叫做“灯下黑”。好像一个蜡烛台上点了根蜡烛,那蜡烛照下来的时候,烛台下面照不到,他们就住在那个地方—落在灯影里面。这批人也是一样,他们这样子(平实导师伸出食指指著前方),可是这几个指头都指向自己。

  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后来改用本名写文章;他本来要用信件跟我一来一往讨论,但我没有那个时间啊!因为我等于所有的时间都要用来跟他回信,因为他每一封信提出的都叫作“络络长(台语)”,可是他举出来的那些圣教都证明我说得对,可他并不知道啊!但是他举出来之后,我说:“我不可能跟你用信件一来一往,那你如果认为正觉的法说错了,你也坚持要写出来继续贴网,我们等到回应之后足够出书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始回应。”那么经过差不多两年,他们写的也够多了,我们回应出来足够出书了,所以我们开始回应。那因为我们拖了将近两年才开始回应,他们心里一定想:“你看,没办法回答了嘛!你看,没办法回答了嘛!”这就是世俗人的想法;但我们的想法是:“不急!等到可以出书利益众生,可以世谛流布而让众生学得更多,那时候我们再来回应。”这是我们的想法,我们跟世俗人的想法不同。

  他们把证悟如来藏给否定,说证如来藏不叫作开悟,可是如来悟的就是如来藏啊,悟了以后才出来弘法啊!历代祖师也都是悟如来藏啊!结果他说悟得如来藏不叫开悟,说一切法空才是悟;但如来在第三转法轮就直接告诉你:佛法的中心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甚至于我们《不退转法轮经》讲完之后要讲的《解深密经》—现在一定有人想说:“喔!终于要讲了。”确实准备要讲了,因为他们出来捣蛋,这时候也正好讲,好像因缘就是这样安排的。这《解深密经》专门在讲第八识,甚至于讲到凡夫地的真如、圣地的真如、佛地的真如等等,所以有七真如等内涵。那第三转法轮还有很多经典同样都是讲第八识啊!如果第八识的实证不是佛法的中心,如来干嘛前后三转法轮、三藏十二部都在讲这个第八识?因此他们等于从根本把佛法推翻掉,跟释印顺一样嘛!

  释印顺就是从根本把佛法砍掉,砍掉了如来藏以后,佛法的实证变成玄想、变成只是思想,所以他的门徒们每年举办“印顺思想研讨会”—这名词立得好,因为它是思想,它不是实证。那如来既然说了这个第八识实证的法,说修证不外于转依祂的真如法性,这样子修行至最后成佛,当然证悟的标的就是第八识。可是他们把第八识否定了以后,说证悟不是这个,说证得第八识不是证悟;他这样讲有一半也对,因为知道如来藏、找到如来藏不叫开悟,要转依成功才叫开悟啊,所以才说证真如才是开悟的标的嘛!那证真如的意思就是说:你证得真如以后发起很多的智慧,然后这些智慧呢,你要观察跟真如平等平等,这样才叫证真如嘛!所以“证真如”以证阿赖耶识为标的,你证得阿赖耶识你才能观察祂的真如法性,转依祂的真如法性以后你就无我,无我的时候当然是一切法空[编案:悟后转依人无我、法无我所显真如,而真如自住境界中无有一法,因此说一切法空;非如彼等六识论者拨无真如心而仅从现象的无常说一切法空也],但是无妨智慧继续存在,这就是证悟。所以他们否定了阿赖耶识以后,就没有真如可证了,等于拿刀把自己的脚跟砍断,从此以后只能用爬的,用爬的就永远矮人一截,因为他最多剩下膝盖还可以走吧,因为矮人一截啊!他就谈不上实证。

  当然他们所谈的法还有很多的错误啦!那我也常常说一句话:“法错了,应该藏拙。”聪明人是这样嘛!比如说我衣服有某个地方破了,我跟人讲话时就捂著这个地方,然后不显露出来,这个叫作藏拙,人家就不知道我衣服破了嘛!如果这只手酸了,我换一只手,我就继续遮著—藏拙嘛!可是有的人不懂藏拙,他继续写,写更多,暴露出来的错误也更多。最近讲了很多荒唐的法义喔,那他们的层次在哪里?因为那些错误法义是没证悟如来藏的人讲的,那你说他们〔一群人〕的层次在哪里?用膝盖想就知道了。

  所以这类的事情太多了!但是我告诉诸位,现在距离法灭还有九千年,有些人读到经中讲的,譬如有人挑著一担很细的乾草,从满城起火的东门进去,又从西门挑出来,都没有被火烧掉,〔末法最后八十年住持如来藏正法〕比那个还难;有些人读后说:“真有可能是这样吗?不会吧!”但事实上是这样,因为现在都有人不信如来藏了啊!释印顺是个领头羊,率领大家不信如来藏啊!那我出来弘法到现在快三十年了,同修会成立也差不多二十来年了,台湾学人终于信如来藏,他们反而不信,你说天下有这么笨的人吗?明明摆在眼前就是有啊!

  所以我周二开示说佛法本来是一条坦途大道,很平整—佛陀开给我们的这条路很平整、很笔直,祂把这一条路指给我们看,就是这么直、这么平顺;可是很多佛门的凡夫以及外道,或者附佛法外道,就在这一条路旁边开辟了很多小岔路,小岔路里面弄出很多世间法,看起来好漂亮的样子;可是佛法这条大道什么都没有,就只有法,没有世间那些漂漂亮亮的吸引人的东西,所以有的人觉得单调啊,就要到岔路去晃一晃,可是一旦涉入岔路,通常都走不回来,因为岔路比佛法正道好玩多了!那好玩多了,到底是世间法还是出世间法?(大众答:世间法。)就是世间法。

  所以世间人爱的是世间法,如来在经中有讲过,说佛法和世间法是互相违背的,世间人喜爱的,佛法中是要断除的;佛法中所应该要修证的东西,世间人是讨厌的。那因为有这样的不同,所以那些世间人自以为他真懂佛法的时候,佛就说了一句话:“邪常嫉正。”落在邪法里面的人永远都忌妒正法,所以“忠佞相雠”—真正忠于佛法的人,跟落入邪法的人,就互相敌对;雠就是敌对的意思。这类事情永远都会是这样,不是现在才这样;而且会一代比一代更严重。所以诸位要先作个心理准备:“我到底要不要真的跟萧老师走到最后那九千年?”因为到了最后那一百年,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有的人还没有想到这一点,说:“我一定追随到底。”可是我现在跟诸位警告哦,那时候是很艰难的,到时候一百个人,一百个人反对你,你什么都无法弘传,只好进山啦!因为不可能弘传嘛!大家都不信嘛!为什么不信?因为如来藏的密意被公开了,手机只要上网点一点,然后搜寻“如来藏”,“喔!就是这个!哎呀,笑死人了!这个是我意识就能作的,干嘛是如来藏的?”他就不信,而且他先前没有断我见的功德,那个智慧起不来,所以善知识讲什么他们都不信,群起反对的结果,月光菩萨只好带著大家入山啦!不跟世间人来往,就这样。所以那个年代会更艰苦,但现在诸位要熏习、要去习惯,也就是要串习啊!所以那些人是来给我们磨练的,磨练我们的心性,令我们的心性足够承担最后那一百年佛法弘扬的艰难状况,让你可以适应它。

  那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当然就是继续作法义辨正啊!我们不必像他们这样每天贴一篇,或者每两天、每三天贴一篇,我们不用,我们只要一个月登一篇就够了,慢慢登,登上三年五载,看还有多少人追随他们。你不要说:“欸!到时候绝对没有人追随。”我告诉你:还是会有!不管多么邪谬的法都会有人信啊!最邪谬的不就是密宗吗?密宗说双身法修行可以快速成佛,那也有人信啊,现在他们还是信啊!但是再过一百年后,信的人就很少了,因为等我走了以后,未来会有学术界的人士去作审判:萧平实的《狂密与真密》怎么讲,三乘菩提内容是什么,密宗的修行方法“教、理、行、证”四个部分都跟三乘菩提无关—“啊!原来那个根本就不是佛法。”他们开始会渐渐讲出来。当他们论文一篇又一篇写出来,佛教界和世间人都会知道那个叫作喇嘛教,不叫佛教,那时喇嘛教还会有人信喔,但佛教徒不会信,这样就够了。

  所以佛法本来就是一条平坦的大路,只是这一条平坦的大路,每走一步都不容易,因为每走一步就要把后面的那些弃舍;叫人弃舍是很难的事欸!往前面走所得到的只是智慧与解脱,可是智慧越多、解脱证得越深,是弃舍越多。它就是这样啊!可是这个很难!那这每一步要迈出去之前、身体要往前移之前,余光看见两旁花花绿绿很好玩,就舍不得啊!所以这个脚迈出去以后,身体还在那边犹豫:“我要不要往前移?”还在犹豫,所以成佛才需要三大阿僧只劫。可是如果诸位都有降伏性障的能力,都有禅定了,我告诉你:你这一世搞不好入地都有可能!因为入地所需要的,我都跟诸位讲了;如果听了会忘没关系,《成唯识论释》六、七年后出版完毕了,好好读一读,入地也不是难事。[编案:系指配合悟后努力修行,包括非安立谛三品心与安立谛十六品心、九品心的观行,以及修集广大福德等等。]

  但是对琅琊阁他们来讲,入地是很难的事,因为连初禅都不可得、连证真如都不可得。他们想要证初禅时是怎么修的?每天盘腿打坐。可是他们盘腿打坐这样努力修,能比得上南投国姓乡山中那一群比丘、比丘尼吗?他们每天最少要坐八个钟头,可是也没有发起初禅;何况琅琊阁他们每天坐一个钟头、二个钟头,能发起初禅吗?不能!因为他们不懂证初禅的道理—证初禅是要修除性障,定力不必很强;二禅才需要很强的定力。那他们初禅证不得,三果没份,就不要说阿罗汉。可是他们说一证悟就是初地,说《成唯识论》讲的。《成唯识论》没有这样讲啊!《成唯识论》是说通达位是初地。可是要成就通达位要有二个条件:一是“非安立谛三品心”,那是要证如来藏才办得到〔却是他们所否定的〕,而且要悟后进修;第二个部分就是相见道另两个部分,“安立谛十六品心、九品心”,那是要证阿罗汉果的。可他们连初禅都发不起,要怎么样一悟就到初地?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有人信啊!因为他只要开水一冲就可以吃啦,不必切菜、不必作各种佐料,就是速食面的心态嘛!可是佛法中叫作“福慧双修”,而他们不想修福,不修福则每一个阶位所对应的福德他们都没有完成,那怎么样建立那些阶位?也不可能。

  所以那里面的错误是非常多的,不打草稿我就讲这么多了,如果我打草稿一一把它写出来,那有多少?而且老实说,今天不是讲经说法的时候,可是我这话匣子一打开,好像有点儿关不了,因为悲心恳切,希望大家要有正知正见。不要在同修会里面,增上班或是听经,然后去作他们的“抓耙仔”。“抓耙仔”懂吗?有的人懂国语、不懂台语。就是当内奸啦,去通风报信啦,这是成就共业。而且我说,增上班我本来是要先讲某一部经,但是现在看来不能讲。现在不能讲,因为我讲了什么,他们就写出去,佛陀说那是不可以公开的,所以我只好先讲《成唯识论》,因为他们宣称懂《成唯识论》嘛!那我讲完到足够出一本书,我就把那已经编辑好的出版;预计我开始讲《成唯识论》的时候,六辑已经编好了,教判都作好了,我就可以开讲;讲完了一本的部分,我就出版一本。那这样讲完,大概大家也懂什么是正法,也知道他们的落处,就不会再想当他们的内应,那我就可以讲那一部经;目前的想法是这样。

  可是万一那部经我一开讲又有人开始泄漏,我马上就会罢讲;我会选择比较不那么重要的、法义不是那么胜妙的其他菩萨的论来讲;我会马上作改变,就永远不讲,这是我的决定。《成唯识论》我预计大概六年讲完,讲完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有智慧;那每讲完一本的量时,我就会出版一本。也许听的时候你听懂,回去读《成唯识论》你又不懂,这是正常的现象;你听的时候会懂,但回去读《成唯识论》还是不懂,正常!因为《成唯识论》的文字太简略。将来诸位读了以后,你可以把论的本文跟我的语译比对,语译如果还是有一些不懂,你就读后面的解释,解释读完了你再回来读本文你就会懂,这是我为诸位施设的次第与内涵。那诸位进步都很快也不用感谢我,因为这是我的本分;也不用拿钱、拿什么来供养我,都不用,因为我衣食无缺。只要诸位对三宝的恭敬越来越强就可以,因为如果不信佛菩萨而说他的法可以实证,那是欺人之言,而且也欺骗了自己。所以诸位最后发现自己的智慧增上到外人无法想像的地步时,不用感谢我,感谢 释迦老爸就够了!

  对佛、对菩萨要有更多的恭敬、更坚强的信心!然后到了四地、五地之后,可以融入十方世界的诸佛菩萨中,成为其中的一分子,可以更快速地前进,这就是我的期望。我现在不能快速往前走的原因,是因为被诸位拉著;也许应该说我拉著诸位不能放弃,是这样。那我如果要往前快速前进,没有问题啊!我的智慧够,只要把其他的修一修,补修就好了,那不是问题;但是诸位一定要赶快进步,否则我也无法远行,所以我的道业在诸位身上。拜托诸位要努力啦!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2020.07.26 于台北正觉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