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六)-序文----平实导师

  中国禅宗正法流传到末法时代,已经变质为常见外道法,迥绝于像法时代大众仍知应该证悟如来藏的事实,所以末法时代对于证真如之事已经混淆不清了。像法时代真正学佛的四众普遍了知禅宗之开悟即是实证第八识如来藏,依于对自他第八识如来藏的现观而现见此识的真如法性,名为证真如;只是无法亲证,是故所说所行都类似正法,故名像法时代。像法时代固然已有利养坚固、乖争坚固、事业坚固、戏论坚固等事,然犹可以传说正法,只是未能实证,是故所说皆名像法,以相似于正法之实证故。但是世尊示现入灭一千五百年过后,佛门四众所说连戏论都还谈不上,因为戏论只是所说皆与实证无关,而其知见仍属正确;是故末法时代佛门僧俗所说都属于外道法,若非常见即堕断见,或是常见与断见夹杂不清而混合妄说,例如释印顺等人之所说,虽属佛法名相,而其内涵都属外道法,已与佛法无关,是故名为末法时代。

  而今佛门正处于末法时代,乃是众生业力所致,然不代表末法时代即无正法的实证,只是佛门僧俗四众大部分人都将外道法认作佛法,反将少数实证者所说正法谬认为外道法,此即是末法时代众生业力感召所得之结果。例如末法时代常有专作学问的学问僧,或如专作学术研究的学术界人士,认为如来藏妙义是自性见外道所创造者,或诬指为声闻部派佛教传至像法或末法时代所创造者。然而这些人都没思索过一个大问题:如来藏是万法的本源,生命之实相,是诸佛菩萨之所证,而声闻部派佛教时之声闻种性凡夫能有智慧发明此法、实证此法耶?未之有也!

  亦如《大方广佛华严经》卷9所说:“如是甚深阿赖耶识,行相微细究竟边际,唯诸如来、住地菩萨之所通达,愚法声闻及辟支佛、凡夫、外道悉不能知。”如是经中明载,二乘圣人亦所不知不证之法,岂是部派佛教诸声闻凡夫之所能证能说?而言是其所创造之新说,岂不愚哉!是故平实出世弘法以来,花费极多精神来解说这个事实;解说之不及,继之以许多同修们之见道报告实录,汇集成书而出版,至此书之结集出版以来已至第六辑矣。今此书中胪列诸同修之见道报告十二篇,加上一篇明心之后又眼见佛性之报告一篇,以飨学人,证明禅宗见道之法仍在弘传中,亦证明无形无色之佛性确可眼见,如是以立佛门四众弟子之大信而求证悟,斯亦可得,冀诸学人莫再轻藐自他。兹以此书出版在即,即略述出版因由,以之为序。

  佛子 平实 敬序 二○二○年清明节新冠肺炎流行时

  序于松柏山居